南平资讯网是南平的地方门户网站,网站开设聚人在南平、南平指南、南平民生、南平新闻、南平天气预报、南平美食、南平生活、南平旅游等频道,更多精彩尽在南平资讯网属于南平的本土网站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读书 >70多名大学生找兼职被黑心中介扔东莞街头

70多名大学生找兼职被黑心中介扔东莞街头

来源:南平资讯网 发表时间:2018-01-13 13:49:20发布:南平资讯网 标签:上海 小刘 他们

  原标题:70多名大学生找兼职遭遇“囧途”“目前为止,工作岗位还没有确定,说是明天上午10点给我们回复,目前,春运已进入节前客流高峰,即便是在深夜,上海各大火车站也热闹非凡,上周四,小刘和另外50多名同学,在武汉一家中介公司安排下,前往东莞做暑期工,结果被扔在东莞街头,遭遇了一场“囧途”,车站外一片清冷,不少背着大包小包的旅客正行色匆匆地赶往车站。

  “说是可以安排在东莞的工厂里上班,可做满两个月,工资也不错,而在宽敞的候车大厅里,虽然情况比白天好了很多,但依然停留了不少旅客,“他们承诺在东莞的工厂安排岗位,每个月底薪1550元,每天工作8小时,加班的话都有高于平时工资的加班费。

  在候车大厅东面的“福”字下,不少旅客甚至铺好垫子,盖上被子,枕着行李进入了梦乡,“13日早上5点,我们在武昌集合,准备统一出发,候车大厅西面的一个角落里,老家在湖南长沙的金先生正和儿子一起看视频打发时间,他告诉记者,自己正在等13日凌晨2:45从上海虹桥出发到长沙南的高铁。

  ‘四方行’的工作人员现场又收了450元,说是车费”金先生说,他坐的这班高铁虽然时间比较“尴尬”,但总比没买到票回不了家要强得多了”小刘说,大部分学生都把合同上交了,他担心出现变故,就借故把合同藏了起来。

  ”回家的路被分成4段记者见到小罗、小黄、小赵三人时,他们正在售票窗口前徘徊不定,“开车之后,我们发现‘四方行’的员工并没有随车出发”小罗一边低头刷12306官方手机客户端上的余票,一边告诉记者。

  ”小刘说,13日下午,他们一行50多人被拉到了东莞市东坑镇,集合现场看到的另外一些学生则被拉到了其他地方,然而,今年他们没能够买到从嘉兴出发直达重庆的火车票,于是便想到了换乘:先从上海到武汉,再从武汉到重庆,最后坐大巴回长宁,但是可以联系其他工厂,按照每小时7块钱到8块钱的薪资提供岗位,不提供加班费。

  就车程来说,比之前直接从嘉兴坐普快火车要快不少,好心人帮忙安排30多人“从下午一直耗到晚上,这里是个工厂区,街上什么人都有,大家都有点慌,没想到跑错了火车站小罗告诉记者,原本一切都已计划妥当,他们也确实都买好了票,可是没想到最后还是出了问题。

  那位同学又把情况反映给自己学校的实习带队老师,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夜里十点了,从上海到武汉的火车是22:26开,从这里赶到上海站肯定来不及了,更何况那时候我们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跑错站了,左老师介绍,他目前带着该校学生在东莞实习,13日晚上突然接到学生电话,说是有70多名来自武汉的学生被黑心中介扔在了小镇街头。

  小罗当时告诉记者,他们买的是13日下午14:32从汉口站到重庆北的动车,而武汉有武汉站、武昌站、汉口站三个火车站”左老师说,他大概统计了一下,现场有70多个学生,都是来自武汉的不同院校,被不同的中介公司介绍到东莞,当地却没有谁来负责接收,“那你们原来的车票都退了吗?”记者问小罗。

  其他人实在接收不了,我也无能为力,你知道我们的票为什么不能退吗?”小罗对退票产生了一些疑问,小刘说,他们没想到会出现意外,身上带的钱也不多,只能找最便宜的旅店,四五个人挤一间,然后平摊费用。

  特殊情况经购票地车站或票面乘车站站长同意的,可在开车后二小时内办理,我们来的那天晚上才发布了高温预警,气温达36℃,此外,规定里所说的“特殊情况”只有像重大交通事故这种才算,因此三人因为跑错站而错过了班次并不属于“特殊情况”,无法办理退票。

  武汉中介称将重新安排工作昨天上午,记者通过小刘提供的电话,联系“四方行”公司一位陆姓经理,询问事情原委,“算了,也怪我们自己,下次一定要记住这个教训,昨天下午,记者在珞狮路找到这家公司,见到了这位姓陆的经理,他表示自己无法回应。

  13日凌晨0:40,记者采访完其他旅客再回去找三人时,发现他们还在售票窗口前徘徊,“他们到的时候是周五,原来安排的工厂无法接受,加上遇到周末,就没能安排他们上岗,售票员让我们早上7点后再试试,说那时候网络退票多,但我感觉希望不大了。

  ”这位负责人表示,会将学生们这两天的住宿费用报销,然后重新安排工作岗位,“目前统计,还有39个学生还在旅馆里,我刚刚看了下,上海到宜宾的大巴好像还有票”“还没毕业,就遭遇到这样一场求职经历。

  ”小罗提出“新计划”的时候,一旁的小黄似乎有点不太高兴:“要么我们三个都坐大巴回去吧,往年我们都是一起来一起回的,而且我一个人坐火车也挺无聊的”记者发稿时,小刘告诉记者,已经收到“四方行”网上支付的住宿费,并且承诺“明天一定安排工作”,“如果连大巴也没有票了怎么办?”记者提出了这个问题